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放弃,发生在成功以前

放弃,发生在成功以前

本文首发于我的公共号:小星星来信(lifecocoon)

这个月,我一直在旅行,飞行了5万公里,绕地球一圈。 一年中,我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旅行。旅行让我兴奋,也让我倍感焦虑和疲劳。当我在床上睡了十几个小时,迟迟不肯打开电脑工作的时候,罪恶感伴随着挣扎从我的身体里蹦出来:一个小人说,好累啊,我不想动了,再让我躺一会儿吧;这时候,另一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小人就会立刻跑出来对我说,嗯,好吧。

于是,我就浑浑噩噩的睡到了现在。

在记录我那惊心动魄的旅途之前,我要先来聊一聊上个月的事情。上个月,我写过一篇关于外国字幕组的文章,这篇文章获得了约40万的浏览量。很多人把它当成一篇搞笑的娱乐评论,但是,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们,别笑,这是一篇正儿八经的调查报道。

你们别笑了好吗!

在我决定以这个主题写一篇调查报道的时候,这几乎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真的会有这么多喜欢看中国电视剧的外国人吗?我上哪里去找到这些人、特别是非亚裔的观众?

于是,找人,或者说是找到合适的人接受采访,就成为了这次任务最大的难点。

在此之前,我和同事都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国剧的海外粉丝。比如说,通过朋友介绍,我在巴黎见到了喜欢赵又廷的越南女生Lynn,然后写了一篇试水性的博文。编辑也在通过海外的同事寻找国剧的海外后援团。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好:零散的粉丝在网上随处可见,但是都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因为文化因素,亚裔的粉丝常见,非亚裔的粉丝难找,可正是这一部分非亚裔的粉丝才更有意思。

Lynn是赵又廷的真爱粉 

我们在浩瀚无边的网络大海里乱撞,始终找不到方向。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非常后悔给自己揽了这样一个活儿,好多次都想放弃了。

在寻找粉丝团体无果后,我决定换一个思路:我在YouTube上看国剧视频的时候都会发现有英语字幕可选——是的,现在国内的热门电视剧在海外都有英语字幕版同步上映了,而且下面的观众评论也都是英语的。

我在想,到底是谁翻译了这些电视剧?字幕翻译们是粉丝还是影视公司雇佣的专业人士?他们是如何组织工作的?我怎么样才能够找到他们?

顺着这个思路,我首先想到的是找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咨询他们。但是发出去的几封邮件都没有人回复。

但是我发现和这些视频网站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些粉丝博客,这些粉丝博客虽然受众不大,但是都有自己的社交媒体。于是我顺藤摸瓜,在Twitter上面找到了这些博主。

当然,这并不是最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是他们都喜欢转发同一个视频网站的推文。这个叫VIKI的视频网站有30几万粉丝,是我找到关于C-Pop的粉丝基数最大的账号。

与此相比,关于K-Pop,也就是韩流的粉丝过百万的英语Twitter账号遍地都是。

相比于其他视频网站,VIKI最大的优势就是它有社交功能,用户可以通过站内信相互联系。

我选择了网站热映的《双世宠妃》字幕组,给这个字幕组里的每一个翻译发去了采访邀请。选择这个剧是因为它在热映,所以组里的工作人员一定是活跃的。

在找到粉丝社区之后,我开始做采访。

我用了三个简单的工具协助采访,并做了一个简单的项目管理。

1.电子表格追踪

我前前后后一共联系了大约40个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追踪邮件的时候也会头大:这特么是谁跟谁?我们联系过吗?TA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发过的邮件会再发一遍?某人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为了避免这种混乱的现象,我设计了一个简单的电子表格,在表格里记录那个联系人的ID、联系时间、回复时间、背景信息(比如说语言、性别、联系方式等等)等等信息。如果这个人回复了我的消息,我就会在状态栏里跟进回复状态,比如说,TA到底是接受了采访请求还是拒绝了。如果是接受了,TA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接受这样的采访。

对于这个项目来说,没有哪一个人是我必须采访的,所以我采取的是以数量取胜的战术。广泛撒网,哪一个人回复就采访哪一个人。电子表格不仅帮助我有效的管理了数量庞大的受访者,也让我可以随时监控自己的工作进度。收集到的数据,比如何时会回复我、这些人都有什么特征等等,对我以后的工作开展都非常有用。

在以往的工作中,我申请项目、资金、赞助,或者向陌生的人介绍我自己的项目时,都会设计一张类似的表格来跟进。

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我会用不同的颜色标记状态,而绿色代表成功,没有任何回复就是空白。绿色是少数,空白是常态;成功是少数,失败是常态,就跟操蛋的人生一样。

2.采访转录

对于一个记者来说,和受访者聊天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聊完天以后整理录音材料就是很头大。不过现在有了人工智能,这些问题就简单得多了。如果说采访语言是中文,我一般会用讯飞语音录入,准确率接近百分之一百。

如果访问是以英语进行的,那我会用YouTube自带的转录功能。使用方法很简单,首先需要把录音内容转化为视频,因为YouTube只能上传视频格式的文件。

然后使用YouTube的视频编辑器功能,点击里面的字幕选项,选择英语。点完以后YouTube会在后台自动转录,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稍等15到20分钟就行了。

开始用这个功能会觉得有点奇怪,因为你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做,而视频里也没有出现任何字幕。这个时候你可能会觉得YouTube并没有在工作,但事实上,它只是把转录的工作移到了后台。所有的工作成果会在20分钟以后才会呈现。你真的只需要耐心等待而已。

等YouTube转录完成以后,你只需要把字幕黏贴到word文档里进行编辑。只要录音清晰,转录的准确率相当的高。这个方法至少可以把转录的工作效率提升一倍。

3.利用印象笔记归档

我现在已经很少使用word进行文档编辑,一是因为office软件打开的比较慢,而且一大堆七七八八的文件放在电脑里,很难管理。二来,我经常处于不断移动的状态,手边不一定会有存放那个文档的电脑,如果想查看或者编辑这个文件就会比较困难。所以我尽可能的会用线上的工具代替office。像整理采访材料或者做读书笔记这样的工作,用印象笔记就再好不过了。

就跟制作电子表格一样,我会在印象笔记里面为每一个受访人建档案。一般我会以采访日期和身份标签作为标题,再按采访项目把受访者分类。随着采访的增加,我以往的采访内容又会变成我的资料库。

这三个工具,几乎每个人的电脑里都有,简单又好用。

从找人到把这篇文章写完,我一共花了两个礼拜的时间。是的,原来认为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用了两个礼拜就完成了。

除了最后呈现出来的这篇3000多字的文章,还有更多的深度内容会另择媒体发表。当然,我关于中国文化输出的采访项目仍然在继续。在采访完普通观众以后,我将会去访问一些专业人士,特别是中国影视剧的海外发行公司。如果读者里面有做这一块内容的,欢迎联系我。

记得不久以前高考填志愿的时候,知乎上有这样的一个题目:残障大学生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专业?那些考上大学的残障学生,最后都做了哪些工作?在众多答案里,社会学和新闻学都被认为是不适合残障人士报考的专业。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社会学需要做社会调查,而社会调查需要跑来跑去。同样,做调查记者的更需要东奔西跑。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做社会调查,我们一定需要东奔西跑吗?现在借助于新的技术,我们完全可以跨越许多限制和障碍。我们可以通过电话和电子问卷进行社会调查,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找到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找不到的受访者。比如在我的例子里,通过互联网我才找到了那么多喜欢中国电视剧的外国人,而在我三年的旅欧生涯里却鲜少见到这些外国粉丝。我可以通过电子邮件、Skype和WhatsApp对他们进行一对一的采访,访谈的效果也非常不错。

诚然,在开始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有许许多多的困难。就像乔布斯在接受日本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道,如果你要创建一项新事物,比如说建立一个公司,这会非常非常的困难。成功的人和那些没有成功的人,最大的区别在于,成功的人不轻言放弃,而那些失败的人很快就放弃了。

挫折绝对是一个会让人很快放弃的因素。但遗憾的是,挫折这种东西却又无处不在,从生活中的每一个缝隙里钻出来,试图吞噬我们的意志,让我们缴械投降。

我做一次小小的调查报道都有很多次草泥马的老子不想干了的冲动!

不过和乔布斯所说的做事情必须饱含热情不一样,最后支撑我继续前行的动力,也许不仅仅是热情,还有对已经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成本的考量: 我已经投入了这么多时间和感情在这个项目里,必须得再坚持一下!不坚持一下就真的成沉没资本了。

没错,生活已经操蛋成这样了,但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不要轻言放弃。

我前前后后联系了40个人,有8个人给了我正面的回复,成功率高达20%,是不是很赞!在这两个礼拜中,我经历了一个从举步维艰到行云流水的过程,而最后的这篇文章只花了半天时间就写完了。

生活中的事情大多如此,先难后易,先苦后甜。

今天想着写这样一篇文章,一是想与大家分享一下工作方法与心得,如果你们有更好的方法,也请不吝赐教。二来,国庆节假期快到了,还有一两天的时间,你们再忍一忍!

下一期我会跟大家分享最近的旅行经历,过去的一个月我见到了许许多多有意思的人:他们有传奇公司的创始人,纪录片导演,网红,有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影响世界的百大人物(而且还是一个台湾裔女性),获得过普利策奖的美国记者,来自洛杉矶的渐冻人摄影师……你们耐心等候,待我一一道来。

现在我只想说,想放弃的时候就忍一忍,因为离成(放)功(假)真的就只差一点点。

打赏请扫描下面二维码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