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如果你想去撒哈拉,总会找到一千种方法。

如果你想去撒哈拉,总会找到一千种方法。


题图:我的撒哈拉日出剪影,原文发表于我的公共号lifecocoon

如果你想去撒哈拉,总会找到一千种方法。

平安夜,我在撒哈拉西北入口,摩洛哥与阿尔及利亚交界处的Chegaga营地,和一群魁北克人和柏柏尔人,围着篝火,喝着加拿大人带来的红酒,敲着darbouka鼓,附和着哼唱阿拉伯长调的摩洛哥小哥。罢了,我们又对着漫天的繁星大喊了几次:

Joyeux Noël! (法语:圣诞快乐!)

图:22岁柏柏尔青年穆罕默德生在沙漠,长在沙漠,工作在沙漠。我问穆罕默德,如果在沙漠了迷路了怎么办,他说向北走,找水源。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北方?看北极星的方向啊!怎么样才能找到水源?沙漠里的人都知道啊!沙漠里的人平时都做什么?放羊,他们是游牧民族,羊在哪儿,他们就在哪儿。


图:傍晚,起风了,黄沙被吹得漫天都是。在沙漠里生活,长袍和头巾都必不可少,可以遮挡风沙。


图: 撒哈拉的骆驼

圣诞节,营地里只有我们和比特丽丝一家人。晚饭的时候,比特丽丝走过来告诉我们一会儿一定要过来喝一杯,因为对他们来说,圣诞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而今晚,在广袤无边的沙漠里,我们就是一家人。

图:我们的营地。因为铺上了地毯,所以行走很方便。

比特丽丝的本地向导有点喝醉了,他不停的用法语对我说,感谢苍穹把你们从遥远的中国带到摩洛哥。他和比特丽丝小声咕噜了一会儿,比特丽丝随即返回帐篷拿了一个摩洛哥的手工陶器装饰盘送给我,当作圣诞礼物。我没有什么好送给她的,只好拿了一包中国的茶叶作为回赠。

图:和魁北克女孩们一起看日出。

两年以前,我开始计划来撒哈拉旅行;两个月以前,我还不相信这一切会发生。虽然路程颠簸,即便是当地最好酒店都没有无障碍浴室,一路上的无障碍厕所更是无处可寻,我只好三天不洗澡,加全天憋尿;不过一路上蔚为大观的自然风光和沙漠里人与人之间温暖的善意都让这次旅行终身难忘。

图:在进入沙漠之前,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几乎这样的荒原

图:荒原

作为一位轮椅使用者,每一次出行都会面临诸多困难。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海外旅行是在加州读书的时候参加学校组织的公路旅行。报名的时候,活动的组织者告诉我因为参加人数太少,不能预订无障碍的旅行大巴,而且入住的酒店无障碍房间已经客满,所以我必须决定是否可以接受这些不能满足特殊需求的条件,抑或选择放弃。我按下了“continue”键,然后在其他人的协助下完成了大西洋公路旅行,度过了非常愉快的四天。

这次去撒哈拉,一年半以前我就开始研究摩洛哥的无障碍设施和旅游服务,并找到了一些专门为残障人士提供私人订制旅行的供应商。这些私人旅行社可以为客人提供英法双语的司机兼向导,无障碍巴士和移动厕所/浴椅等附加服务,虽然服务到位,但动辄3000刀/人的费用也让我望而却步。

今年6月,我机缘巧合之下逛了在巴黎举办的Handi Salon, 并认识了卡罗尔和约瑟夫妇的团队。卡罗尔原来是一个护士,约瑟是救护车司机兼机械师,他们从医院离职后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销售医疗产品。因为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与残障和病患人士打交道,他们萌生了为残障病患人士打造一个度假场所的想法:除了生病,我们还需要生活,还需要娱乐,还需要快乐。2008年,他们最终选择在摩洛哥马拉喀什落实这个想法。马拉喀什,摩洛哥仅次于卡萨布兰卡的经济中心,令法国设计师伊夫·圣罗兰先生羁绊一生。这座红色的北非城市激发了艺术家们的创作灵感,也吸引了源源不断的欧洲游客。独特的异域文化,便利的交通,还有法语传统,这一切让马拉喀什成为卡罗尔夫妇的创业首选。

2008年,他们在马拉喀什市郊创建了Handioasis,一处为特殊需求人士打造的沙漠度假村。这座家庭旅馆式的度假村只有9间房,和包含卡罗尔夫妇在内的7个全职工作人员。这里所有的设施都是按照无障碍标准建立的,并免费提供其他医疗器械租赁和维修。除此以外,度假村里还配有护士和外部的医疗团队,以应对突发状况。



图:Handioasis里面所有装饰都是卡罗尔夫妇的设计

图:露天阳台

图:卡罗尔夫妇养的金刚鹦鹉Joselima

在技术与专业知识的帮助下,残障人士可以进行一些颇具冒险性的活动,比如说坐Quad和Buggy车,或者坐马车。

当然还有去沙漠Safari。从马拉喀什出发去撒哈拉坐4x4越野车需要2天的时间,这一路上需要跨越阿特拉斯山脉和广袤的荒原,而车所停留歇脚之处皆是不发达的小村落,没有无障碍的洗手间。

图:这里的山很美很美

图:山上的雪

图:远处的村落

进入沙漠后,要上厕所洗澡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沙漠里洗手间和帐篷有几十米远,中间都是松软的沙土,走路都困难,更别提轮椅了。

图:沙丘。这里才是沙漠。

所以,为了让行动受限的轮椅人士顺利进入沙漠,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备卫生用具——马桶,蓄水桶和除味剂,这样所有的个人卫生问题都可以在自己的帐篷里解决了。

图:储水桶,洗漱也在帐篷里解决了。

车的后备箱,卡罗尔把我需要的所有东西都打包进去了。因为我的体重比较轻,我的司机兼向导哈桑可以直接抱我上车,对于体型庞大的人士,他们还有一个小型吊机可以把人吊上去。

图:车的后备箱。

我的帐篷,就是最普通的那一种。哈桑帮我在帐篷里支起了一个临时马桶,里面放了除臭剂,用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第二天,哈桑还帮我去倒了尿壶。

图:在帐篷里搭了一个马桶。

我的向导哈桑今年56岁,柏柏尔人,生长在阿特拉斯山里,是4个孩子的父亲,家里顶梁柱。他19岁第一次独自进沙漠,后来就开始做起旅游向导和Quad司机——在以旅游为支柱产业的摩洛哥,这似乎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职业选择了。哈桑人老实肯干,细腻贴心,是一个非常好的旅伴,只可惜,他只会讲法语和阿拉伯语,我们只能以法语沟通。

图:阿特拉斯山2100米的地方有一间小酒店,酒店只有7个房间,一个工作人员,13年来与周遭寂静的大山为伴。

除了4x4,在马拉喀什市内,我主要用的是迷你巴士,轮椅可以上去的那种。马拉喀什没有地铁,没有无障碍公交车和的士,所以卡罗尔帮我安排了迷你巴士,接机送机也是它。

图:迷你巴士

有了这些人力和设备,我在摩洛哥的旅行基本上就畅通无阻了。

图:如星球大战一般的奇异地貌

在费用方面,这应该是我找到最便宜的一家了,只有那些漫天要价的无障碍旅行社的一半。虽然比一般的沙漠团和酒店的收费要高,但是专业的团队总是可以给我带来很多安全感和保障。一路上,我的轮椅坏了两次,都是约瑟帮助免费修理的;马桶高度太低,他们又立刻给我调高;需要书桌,他们就立刻给了我一张可以调节高度的移动桌。基本上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夏天游泳也有专门的器械。

在摩洛哥的所有货币都是以当地货币结算,欧元兑迪拉姆大概是1比10,机场汇率最低,在市中心的不眠广场上的汇率比较高,可以达到10.45。卡罗尔给了我一个当地电话,所以我没有买本地电话卡。另外,摩洛哥对中国免签了,免签的意思就是拿中国护照直接过关。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让我比较满意的旅行。除了突破了自己,大部分时间在用法语沟通,尝试了一些新鲜事物,实现了去沙漠的夙愿,最重要的是,在旅途中,我面对并解决了新的问题。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做一件事,总会找到一千种方法。

支持作者可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