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在法国两年了我还没有看上病

在法国两年了我还没有看上病

上次讲到了2015年2月,我去医院做肌电图并进行了再一次的基因检测。在门诊结束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基因检测的结果还需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够出来,我还需要再回去等一等。我觉得我完全是被医生给耽误了,如果我得的是癌症,估计早就被拖死了。耽误我几个月的看病时间,这个能算是医疗事故吗?社会保险报销就可以不计后果的反复做基因检测,这样浪费医疗资源和纳税人的钱,不仅对患者没有好处,对整个社保体系的健康可持续也没有好的影响。

我觉得医生是因为预约太多、非常忙而医疗资源有限所以不容易约到时间,但我走之前看到的一幕却让我大跌眼镜。我的主治医师斯托克维奇是一个东欧裔法国人,40多岁,人高马大,金发碧眼,走路疾如风,有一种不怒自威的神态。基本上所有的护士都很怕她。有时候我因为等的太久,想让护士去帮我催一下斯托克维奇医生,护士都哆哆嗦嗦,好像一个想在课堂上举手发言又不敢的小学生。

我走之前想问医生到底还要等多长时间,我现在可以做什么保持健康的状态。我请护士帮我去叫一下医生,不过护士小姐说医生现在在忙,而且她害怕自己老去烦斯托克维奇医生有点不妥,于是护士小姐就让我自己去,毕竟我是患者,医生又不能把我怎么样。于是我就去斯托克维奇医生的办公室门口等。办公室里面的人谈笑风生,而我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人出来,我就决定敲一下门,心想笑声那么大,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我顶多就是扫了别人社交的雅兴。我敲了敲门,斯托克维奇医生走过来,打开了一个小门缝,探出了她红光满面的大脑袋。透过门缝,我看到里面坐了两三个人,也和斯托克维奇医生一样,满面春风,好像还沉浸在刚刚有趣的谈话里。专科医生在办公室里开茶话会,把其他病人都晾在外面等,我真恨不得帮他们支一桌麻将。

斯托克维奇医生就用她探出门缝的脑袋对我说话,样子像极了一个头被门缝夹住的人。我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够拿到结果,她说大概要九月份,到时候会给我寄信;我问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她说去黄页上面找复健医生,然后去复健。斯托克维奇医生好像正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茶话会去,没讲几句话就打发我走了。反正结果没有出来,我也就只能走。

后来我去找复健医生,但医生说他们需要主治医师的建议才能够给我做复健。于是,我只好继续等。可一直等到九月份过完了我都没有等到医生的消息。于是,10月初我只好再次联系斯托克维奇医生。没想到,她居然告诉我,我的预约是9月28日,是我自己没有去。尼玛!我从来没有收到过医院的预约单。我说,你们没有给我寄预约单,我怎么知道9月28号要来。结果斯托克维奇医生竟然狡辩说,是我上一次看病结束的时候当面跟我说的,是我自己没有听清楚。作为一个外国人,无论你的语言是否过关,总是会受到这种不公正且主观的对待。就算我法语不太好,我也知道,当时斯托克维奇医生自己都不知道基因检测结果何时能够出来,怎么可能给我一个准确的预约的时间。而且,在法国看病都需要预约单,他们不给我预约单,接待处的人也不会让我进去看医生的。

斯托克维奇医生不会听这样的解释,她觉得自己忙得都可以上天了,你不来是你自己的问题。要看病就再预约一次。

2015年11月,我收到了一张正式的预约单,日期是2016年5月12日。

从2014年8月底预约,到2016年5月,近两年了,法国人免了我的医疗费,却也没有给出一个基因检测的结果。

在此期间,又发生了两件让我心肌梗塞的事情:1. 法国人把我的社会保险档案弄丢了,我成了一个没有保险的人;2. 法国人竟然为了40欧元的医药费要告我。

更多内容请关注我的公共号lifecocoon

支持我可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