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艾米·穆林斯与她的十二双美腿:创想与超越

艾米·穆林斯与她的十二双美腿:创想与超越

朋友的批判性思维工作坊在讨论颜值的问题,我就翻出来3年前为有人杂志写的旧文。今天来看,我觉得艾米的颜值和气场是符合我对美的标准的,这与残障无关。下文详述。感谢那个陪我跑去追星的屁孩,最后一段话和那部电影送给你。


1998年,当艾米穿着设计鬼才亚历山大·麦昆为她特质的木靴走在聚光灯下的时候,她没有想到这场秀不仅成为了她事业的转折点,也撼动了世界对残障约定俗成的看法。那一年,22岁的艾米·穆林斯已经在运动场成就了自己的名声:膝盖以下被截肢的她参加了亚特兰大残奥会,是100米短跑和跳远的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不按常理出牌的麦昆邀艾米步入T台,用他疯狂的想象力将这双用木头和硬烟灰制成的靴子“刻”在了艾米的腿上。木靴巧妙地与艾米被截肢的双腿连接在一起,完美地弥补了艾米天生的缺憾。


在TED大会的演讲上,艾米展示了她的十二双假肢。有了它们,艾米不仅可以驰骋于田径赛场,自信地在天桥绽放,演电影拍广告,更可以随心所欲改变自己的身高。对艾米而言,劣势反而成为了优势,逆境成为了转机。人们甚至开始有些嫉妒上帝给她的礼物。


可当我亲眼见到艾米的时候,才感受到她光环背后的决心与意志。在2011年MaD年会上,身材高挑的艾米自信满满地走向演说台,与亚洲著名电影制作人施南生女士畅谈。虽然佩戴假肢后的她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因为身体重心向上移,她走路的步伐显得十分“飘渺”。而她则表示没有小腿的她必须依靠臀部的力量吃力地行走,这令她的臀部和大腿肌肉比其他地方更发达。她是一位坚定的残障倡导者,一个充满了野心与梦想的女孩,但同时她说:“我所有的野心只是把‘残障’从我的简历中拿掉。我希望当别人介绍我的时候,会说‘艾米是一个模特和演员’,而不是说‘她是一个残疾人模特和演员’。”如果社会可以平等地看待残疾人,将他们视为社会的普通一份子,又为何非要清楚地划分界限,用“残疾人”这个定语来定义他们的职业与身份?如今,维基百科上关于艾米的介绍提及了她截肢的经历,但明确的表示:艾米·穆林斯是一个演员,模特,和运动员。


艾米也是一位女权倡导者。残障女性在社会中所受到的压迫是双重的,跟男性相比,女性获得了更少的教育与培训资源,就业和自我发展的机会。而缺少话语权和自我表达意识使她们的地位更加岌岌可危。在“重男轻女”“男尊女卑”观念横行的亚洲,残障女性受到的社会歧视尤甚。受道德约束的人们高喊着不能“以貌取人”,但事实上,“以貌取人”仿佛潜规则一般深入人心。残障女性因为自身的缺陷而被认为是不美丽的和没有吸引力的。在这一社会观念的影响下,残障女性对自身的认同感也随之下降,而放弃了追求美丽的权利与机会。可是,什么是美?为什么“美丽”只能够有一个标准?即便是外表的美丽,也可以是多元化的。没有双腿,戴上假肢一样站起来在T台上面对全世界的艾米展现的是力量之美,创想之美,超越之美,同时也是女性之美。麦昆在用艺术探索生命的形态:一双鞋可以是什么?一双鞋可以就作为身体的一部分,履行身体先天缺失的功能,支撑着生命的正常运作。这样的创想本身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美,并传递出一种可以突破自我、努力向上的力量。同时,它也在提醒着我们,残障是生命多样性的一种,我们应该认可并尊重每一种生命形态。


艾米被《人物》杂志被选为全世界“最美的50人”之一,并被巴黎欧莱雅命名为该品牌的全球形象代言人。这是对她的“美”的认可,更是对她勇敢打破传统追求美丽与平等的嘉奖。同样身为女性的我在她身上找到了自我的认同与骄傲感:不需要因为自己的缺陷感到自卑,不需要为固有的社会观念绑架,为自己骄傲,勇敢的展现自己,去倡导多元化的美丽与价值,努力追求平等与容纳。


上帝赋予了我们每一个人不同的能力与使命。艾米反复强调利用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质,将逆境转化为机遇。这又给了我们新一种启迪;如何挖掘自己的特质,探索无限的可能性,将自己变为一座宝藏,创造价值,让世界更美好。


在电影《阪急电车》中,中谷美纪饰演的翔子事业有成独立自信,却也因为自立的个性而遭遇男友背叛,深受打击,但最后还是坚强的站起来。影片结束,她遇到了和她个性相似、受同学欺负的小女孩翔子,受到了触动:追求独立与自尊的女孩会经历更多的困难,但这些痛的体验让她们走向成熟,成为自己理想中的样子。大翔子擦去小翔子脸上的眼泪,对她说:“真正的美女都是从困难中走出来的。”这句话也送给每一位女性朋友。

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支持我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公共号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