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我不是对恐怖分子没有信心,我是对法国没有信心

我不是对恐怖分子没有信心,我是对法国没有信心

(今天的早间新闻,法国军队在爱丽舍宫旁边)

(9月份爱丽舍宫开放时的情景)

星期五,上午弄完采访直到下午才结束,匆匆赶去图书馆和法语学校办手续。本想着晚上去Le Marais吃火锅,可所有事情办完了就已经快7点了,于是决定打道回府。这是星期五的晚上,我这样肤浅的人是一定要回去看真人秀的。 
 
吃完饭,看完电视,上网,忽然就跳出了法国遭受恐怖袭击的消息。巴黎有20个行政区域,我住在左岸,事发地11区在右岸,Le Marais区东部,距离我们家开车不到20分钟的距离。法新社、BBC 和路透社突发新闻不停滚动,报道伤亡情况和剧院里人质的解救情况。我的心一直揪着,虽然对巴黎有诸多抱怨,但也不希望她受到一点伤害。 
 
像巴塔克兰这样的小剧场巴黎有很多,对于第一次来巴黎的人来说,这样的小剧场从外观上看好像一个盗版碟出租屋:狭小的双人门上面贴满了各种花花绿绿的演出画报和营业时间,剧场的内部设施若隐若现,充满了暧昧和荷尔蒙的气息,吸引着放学回家忍不住探头张望的中学生。其实,这就只是一座剧场,内部的容量和空间远远不是那扇狭小的双人门可以展现出来的。 
 
法国人喜欢去小剧场看戏,喜欢像萝卜一样一排一排坐在室外喝啤酒或咖啡,喜欢泡吧八卦别人的私生活……恐怖分子当然比我更加了解法国,因为就像查理周刊袭击事件的凶徒,缔造这起屠杀的刽子手之一就是拥有法国国籍的北非移民,伊斯兰极端分子。事实上,法国拥有欧洲最多的穆斯林人口。 
 
即便没有恐怖袭击,法国也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让人有安全感的地方,混乱又复杂的行政体系让人有太多钻空子的机会。和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相比,法国算得上是真正的“移民友好”,通过正规途径,旅行者和自由职业者都可以获得法国居住证;没有居住证和合法身份的“居民”同样可以申请免费的医疗保险,甚至交通补助等福利。居住满5年就可以申请10年长居甚至入籍,没有法国国籍也照样享受一样的政府福利。从这个方面来说,法国对移民是宽容的,宽容得有点过分。 
 
法国的行政体系复杂,电子化进程缓慢。从申请签证开始就得面对无数 手写的表格和寄不完却收不到的挂号信,一周只工作35个小时、一年至少有6周带薪假期的法国人并没有因此提高工作效率。工作怠慢、态度恶劣、经常出错是法国服务业的通病,办张银行卡要一个月,修个电脑和手机还要寄挂号信然后等几个月,看病的保险单经常被业务人员搞掉……在法国办事情,我永远都需要不厌其烦的跟进。法国的劳动法规定公司不能够随便开除员工,所以即便这些人态度再恶劣、出的错再多,他们也不用担心自己没有工作。对于劳动力市场的诸多管制造就了今天法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在法国很难找到工作,但是一旦找到了,那个工作就是“永久”的了。 
 
失业人口的剧增和日益庞大的福利体系给社会带来了诸多不稳定的因素,在巴黎抢劫盗窃是家常便饭,在人口成分复杂的93省,入室抢劫也常有发生,警察也无能为力。在查理周刊遇袭以后,法国加强了反恐方面的措施,但今年的火车袭击事件再次暴露了国家安全体系的漏洞。法国的火车站是开放式的,没有安检的。火车袭击事件后,法国方面只是增加了随机检查。上个月我去阿姆斯特丹,武装警察只是在中途上车检查了乘客护照。 
 
昨天晚上的袭击事件发生后,我们家门口的大马路上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警鸣声,警车和救护车朝着事发地的巴士底方向疾驰而去。2点多钟,居民楼里陆陆续续才有人从外面回来。我听着开门的声、说话声,蜷缩在被窝里,望着黑暗的房间和从窗帘缝里漏出的灯光,直冒冷汗。我知道就像查理周刊事件一样,法国警方没有办法很快抓获恐怖分子,他们在这个城市里狂奔、流窜、躲藏,继续与警方周旋。而这个城市里埋藏着更多潜伏着的恐怖分子,他们不知道哪天又会冒出来,制造让世界震惊的新闻。我想法国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搞清楚这件事是怎么来,也不知道情报系统里哪一个环节出了错。 
 
我吸了一口冷气,彻夜无眠。让我心痛的是那几百条无辜的生命。 

我关注健康、无障碍和少数人,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支持我的写作计划,谢谢。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