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轮椅小姐在荷兰坐火车的惨痛经历

轮椅小姐在荷兰坐火车的惨痛经历

(图为欧洲高铁,来自互联网)

下个礼拜又要去阿姆斯特丹看朋友,翻出了4月份写的一篇文章。原文刊登在《有人》杂志。

 

4月和5月是郁金香盛开的季节,于是我寻思着趁复活节假期去荷兰的库肯霍夫公园赏花。在许多人眼里,如童话一般的欧洲美丽、富饶,社保体制健全,对残障人士关爱有加。然而,在欧洲生活了半年之后,我深深地感受到童话里未必都是骗人的,但也有可能是个大忽悠。

 

欧洲国家对残障人士的交通政策不尽相同,比如说在法国,一个轮椅乘客乘坐火车,他/她可以以二等座的票价直接升级到一等座,而与此同时一位陪同人员可以享受一张几乎免费的车票;但是在瑞士,轮椅乘客就不能享受这样的优惠政策。欧洲的高铁虽然速度很快但设计老旧,二等座的车厢内部空间狭窄,轮椅压根儿就进不去,这就是为什么轮椅乘客可以免费升舱的原因。除此以外,欧洲高铁的底盘比站台高出两三级台阶,所以轮椅乘客上车必须需要工作人员的协助。在法国,呼叫协助需要提前一个小时前往车站的信息咨询台告知车站的工作人员。不过即便是同一个公司运营的火车在不同的国家也有不同的政策。去年我去比利时开会,坐火车回法国的时候如往常一样去信息台呼叫服务,结果却被告知国际列车需要提前48个小时电话预约。于是一共只在比利时呆两天的的我因为预约不成功而得不到任何帮助,最后只得由同车厢的乘客抬上抬下。如果我坐的是电动轮椅,最后可能都回不来了。其实打个电话、把站台上的升降梯架起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在中国坐高铁都可以随去随服务,但是死板的欧洲人却一定要提前两天预约。

 

荷兰算是欧洲无障碍设施非常好的国家,所以这次去荷兰我并没有做太多准备,然而没想到坐火车还是出现了问题。我从鹿特丹转车去阿姆斯特丹,在车站买好票后咨询售票处如何预约轮椅服务。售票处给了一个全是荷兰语的小册子让我打上面的电话。好吧,在这个册子上除了电话号码我也什么都看不懂。拨通电话后一个女士告诉我轮椅服务必须在火车发车的一个小时前预约,我现在预约只能坐一个小时以后的火车。我想等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吧,只要能够顺利上车就行。于是我就按着电话里的指示去信息台,告诉他们我已经预约好了。荷兰火车站并没有无障碍的信息台,柜台比坐着的我还要高好几公分,以至于我只能伸着脖子对工作人员“吼”,而工作人员也不自觉的对着我“吼”。我告诉信息台的大爷我预约了轮椅服务,他慢悠悠的拿出一张纸问我的名字是什么。我说我刚刚才预约,你不可能在那张纸上面找到我,因为打电话不可能在纸上面实时显示。但是倔强的大爷非要“按图索骥”,只有名字在上面才能够获得服务。我发火了,重申一遍我打过电话了。大爷只好打电话让他的领导过来解决这个问题。

 

不一会儿,一位手捧文件夹的中年女士走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又问我的名字。看这架势估计又是要“按图索骥”了,我赶紧打断她告诉她我十几分钟以前打电话预约过了,我的火车50分钟以后开。于是她让我在旁边等着,说等一下会有人来接我。我松了一口气,就在旁边一直等。半个小时以后还没有人来接我,我只好再次咨询信息台。不一会儿,那个抱着文件夹的女士又过来,告诉我他们找不到我的名字,如果需要服务得再等一个小时。我听完后已经气出内伤了,当即决定立刻走人,找别人帮忙抬轮椅也比继续等强。后来在乘客们的帮助下,我顺利登上了 火车。

 

到了阿姆斯特丹我才发现,即便是2、3分钟的车程都需要如此繁琐的预约,超微出点差错就会导致坐不了火车。虽然理论上,欧洲确实有非常不错的残障服务,但工作死板、效率低、国家之间沟通不流畅让这些服务的质量大打折扣。对于一个坐着轮椅的外国人来说,在欧洲旅行可能会变成一件十分沮丧的事情,但是比较了各个国家的状况,我反而对中国更有信心。中国的高铁无论是设计还是服务,在无障碍方面都比欧洲好太多。但是,中国的火车虽然有无障碍的车厢,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它在哪儿,无论是订票还是进站,都没有工作人员告诉过我轮椅乘客应该坐哪一节车厢。所以结果往往就是,我要么被请进餐车,要么和别的乘客换位子,坐在第一排或最后一排。

无论在欧洲还是在中国,轮椅人士的出行体验都有待提升。

 

我关注健康、无障碍和少数人,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支持我的写作计划。谢谢。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