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个人分类 > 看病那些事儿
2018年03月22日 11:39

大多数的渐冻人没有霍金的轮椅

大多数的渐冻人没有霍金的轮椅

全球科学界第一大IP史蒂芬·霍金陨落。这位在21岁查出渐冻症(ALS,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症)被医生宣告活不过两年的科学家,却奇迹般的活到了76岁。

霍金曾被誉为爱因斯坦之后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但是,除了爱因斯坦,在群星闪耀的20世纪物理界——狄拉克、薛定谔、玻尔、费曼、海森堡……理论物理学家霍金凭什么可以脱颖而出?

另一个问题是,这些科学巨擘中还有谁还可以像霍金一样经常出现在影视作品、甚至...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5日 21:30

我有一个真正“脑洞大开”的人生

我有一个真正“脑洞大开”的人生

这是我为Vice事儿栏目写的一篇稿子,采访那些生活中事儿多的人。比如说下面这位吴亦凡的小老婆。

 


 

呼死那个主任

 

主任在我光秃秃的脑袋上面画了一个马蹄形的标记,手术时,他会沿着这个标记线像开罐头一样剥掉我的头皮,用头皮夹把我的头皮夹好,然后再用电钻和铣刀切开我的颅骨。很快,我那精密的脑组织就完全暴露出来。这时医生们就可以操着家伙直捣黄龙,把那枚新鲜的小瘤子采摘出来。

 

多么完美的切...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0日 20:59

作为患者,在异性医生面前脱光检查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为患者,在异性医生面前脱光检查是一种什么体验?

 

昨天,丁香园的公共号里推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讨论,故事是这样的——

 

杭州的许姑娘因为心脏感觉不舒服,就来到当地一家三甲医院就诊。医生在询问病症之后开检查单让许姑娘去做心脏彩超。但是让25岁、未婚的许姑娘没想到的是,给她做彩超的是一位男医生,她需要在这位男医生面前脱光上衣进行检查。在没有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男医生拿着仪器在许姑娘的胸部来回检查。这让许姑娘感觉自己受到了侵犯,因为医院有明确的规定...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6日 05:50

在法国两年了我还没有看上病

在法国两年了我还没有看上病

上次讲到了20152月,我去医院做肌电图并进行了再一次的基因检测。在门诊结束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基因检测的结果还需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够出来,我还需要再回去等一等。我觉得我完全是被医生给耽误了,如果我得的是癌症,估计早就被拖死了。耽误我几个月的看病时间,这个能算是医疗事故吗?社会保险报销就可以不计后果的反复做基因检测,这样浪费医疗资源和纳税人的钱,不仅对患者没有好处,对整个社保体系的健康可持续也没有好的...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10日 21:13

与“呼吸机”赛跑:令人发指的法国医疗

与“呼吸机”赛跑:令人发指的法国医疗

在上一篇关于我在法国看病的故事后,一些病友找到了我问我故事的后续,所以我决定把这个坑填完。想起了一位罕见病母亲的分享:在有互联网以前,罕见病患者就好像在沙漠里行走,但走了几十年都找不到一个同伴;有了互联网,一下子就会出现许多“同病相怜”的人。这些人虽然来自于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但都是我生命的并行者。

 

在去法国以前我通过一位美国的同事联系到了法国肌肉病协会AFM,同事在向对方介绍我时搞错了我的疾病...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7日 01:48

从今天开始与“呼吸机”赛跑

从今天开始与“呼吸机”赛跑

Hôpital de la Salpêtrière,图片来自互联网

终于等到九月份,医生们都放大假回来(8月份是法国的大假,举国上下,人去楼空,陷入一片度假的喜悦中),而我也终于可以去医疗中心接受康复训练。

提前三个月预约,我终于在去年1212日获得了一次和专科医生会面的机会。8月底一来到法国我就联系了法国肌肉病协会AFM,希望他们可以帮助我找到一位神经肌肉病方面的专家,AFM推荐了Hôpital de la Salpêtrière的肌肉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