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纪寻 > 作为患者,在异性医生面前脱光检查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为患者,在异性医生面前脱光检查是一种什么体验?

昨天,丁香园的公共号里推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讨论,故事是这样的——

杭州的许姑娘因为心脏感觉不舒服,就来到当地一家三甲医院就诊。医生在询问病症之后开检查单让许姑娘去做心脏彩超。但是让25岁、未婚的许姑娘没想到的是,给她做彩超的是一位男医生,她需要在这位男医生面前脱光上衣进行检查。在没有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男医生拿着仪器在许姑娘的胸部来回检查。这让许姑娘感觉自己受到了侵犯,因为医院有明确的规定,异性检查要有第三方在场,而该医院没有遵守这项规定。于是许姑娘愤怒的诉诸于媒体求助。

巧合的是,我上个礼拜才经历过这样尴尬的一幕。上周四,我去法国的医院做心脏彩超,给我做彩超的也是一位男医生。但是跟中国不一样的是,做彩超的就是心脏专科医生本人。在第一次问诊之后,心脏科医生认为我需要去做一个彩超,就预约了另外一个时间专门让我来医院做彩超。他也没有告诉我做彩超是要脱光上衣的,这样我也许可以提前要求一个女医生。但是出于时间的考虑,我即便提前知道这是涉及隐私部位的检查,我也不会提多余的要求,因为在法国看专科医生需要很长时间,比如说这次看心脏科医生我就等了一个月,所以对于他说的时间和选定的做彩超的医生,我都不会有任何异议,因为有异议你就等啊,有本事等一个月两个月都不是问题呀,最后就等死吧。

我因为有人陪同所以并不涉及异性检查是否有第三方在场的问题,但是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中国,医护人员紧缺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们自己都忙不过来了谁还有时间陪你?

在看病这件事情上,患者始终处于卖方市场。医生是专业人士,他们的权威绝对高于患者。出于医生资源的稀有性、看病时间的紧迫性和医疗机构本身的财政压力,医院和患者双方都没有更多的选择。从患者来看,这个选择的局限性在我等待看专科医生的例子里被表达的淋漓尽致,而同样,医院也不可能依据患者的性别喜好来招聘医生。治病救人时间紧,谁有时间、谁有技术就谁上,医生的性别从来都不是一个选择,所谓的医学是没有性别的。

但是,患者是有性别的。根据一项海外的患者调查结果,超过半数以上的女性患者希望她们的妇科医生是女的,只有不到15%的女性患者更青睐男性的妇科医生。同样在泌尿科方面,90%的医生是男性(这个调查数据还有待进一步考证),大多数的男性患者也希望他们的医生是男性。

所以,当我真正在这位男医生面前脱下内衣的时候我还是会有顾虑,还是会觉得尴尬。特别是做彩超的时候,医生让我翻身侧躺,我因为肌肉萎缩不方便翻身,医生还要帮我扶着腰,我就愈发尴尬了。不过,我从来都没有觉得受到侵犯。因为这个医生非常专业,做事规矩,一点也不猥琐,当然我看他也提不起什么性欲。

作为一位久经沙场的患者,我的心理建设也一直都是棒棒的。但是,有一次我还真的觉得受到侵犯。很多年以前,我的胸部皮肤病变,流黄水,一直不好,我当时特别害怕,担心是乳癌。去医院看病想挂妇科,但是挂号处的医生建议我看皮肤科,于是我就去了皮肤科。

到了皮肤科,我惊讶的发现无论是在看病的医生还是等着看病的患者都是男的,我当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进了男科。三个男医生共用一个办公室,患者挤满了一间屋子。当然,更让我无语的是,等轮到我看医生的时候,我必须在一屋子男人面前脱掉上衣,给医生看我胸部的皮肤。我妈妈对我说,既然是有问题来看病就要放下性别成见,为了健康,让男医生看看有什么不可以?

这句话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样的操作合适吗?即便我有女性家属陪着,但是这间办公室里不仅仅只有这位男医生,还有他的两个同事和其他男性患者,他们于我的健康毫无关连,让一群人围观我脱衣服合适吗?虽然我是来看病的,我也需要保护自己的隐私和尊严。所以,在脱衣服之前,我问了医生两个问题,这里除了这间办公室,还有没有另外一间私密一点的检查室? 毕竟我的问题涉及隐私部位。第二,这里有没有女医生可以给我看?为了避免许姑娘那样的撕到媒体上的结果,我果断选择事先沟通,把一切讲清楚。

在得知当天值班的主任医师是一个女的,而且旁边有一间单独的检查室后,我立刻重新挂了一个号。虽然等待的时间长了,但是这个选择让我更加安心。

作为一个患者,我一直关心问题是这样的就医安排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我是否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在此基础上我希望和医护人员有良好的沟通,希望我的意见可以得到尊重,隐私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换一种方法来说,我希望我被当成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块肉。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公共号

推荐 1